暴雨拷问“海绵”难吸水? 先让子弹飞一会儿

暴雨拷问“海绵”难吸水? 先让子弹飞一会儿

2020-01-11 10:02:10 全康

  2016年5月10日,广州暴雨,一年一度的“雨季来广州看海”再度上演:地铁变水帘洞,更有网友建议开发“滴滴打船”业务。
  
  广州资深给排水专家王政介绍了广州暴雨“内涝”的几大原因:广州排水管网可追溯到100年前,当时的排水管网标准已经无法满足现在的城市需求;城市越大,“热岛效应”越明显,因此广州总是在上下班高峰、交通拥堵时下短时暴雨;城市过度开发,造成地表不断硬化,径流系数不断提升。这些原因均是大城市高速发展的结果。
  
  广州是中国大城市的一个缩影,因为城市发展太快,草地、水沟全部变成了马路、停车场,雨水渗不进地下,北京、武汉等大城市近年来都曾因暴雨爆发过内涝灾害。
  

污水处理设备__全康环保


  为解决这一难题,中央政府已经在大力推进“海绵城市”建设。“海绵城市”是一个比喻,是指通过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充分发挥建筑、道路和绿地、水系等生态系统对雨水的吸纳、蓄渗和缓释作用,有效控制雨水径流,实现自然积存、自然渗透、自然净化的城市发展方式。
  
  倒逼理念革新
  
  近年,城市“看海”的新闻每逢汛期便屡见报端,“逢雨必涝、雨后即旱”成为不少城市的通病。
  
  硬质铺装对自然“海绵体”的破坏是城市内涝的一个重要成因。有研究显示,北方城市在自然地貌条件下,70%到80%的降雨可渗入地下,另20%到30%的雨水形成径流外排;而如今,普遍性的下垫面硬化导致70%到80%的降雨形成径流,仅有20%到30%的雨水自然下渗。无处安放的雨水只得奔腾成河,反转的水文特征则引发更大范围的城市生态恶化,这些都开始倒逼城市规划、建设、管理理念和方式的革新。
  
  2015年,我国正式启动全国性的海绵城市建设。“通过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充分发挥建筑、道路和绿地、水系等生态系统对雨水的吸纳、蓄渗和缓释作用,有效控制雨水径流,实现自然积存、自然渗透、自然净化的城市发展方式。”2015年10月发布的《关于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的指导意见》如此定义海绵城市。
  
  “海绵城市建设是以灰绿结合、绿色优先为指导思想,以水生态、水环境、水安全、水资源为战略目标,构建多目标的雨水系统。它是解决大城市病的重要途径,是建设宜居城市的重要内容。”北京建筑大学环境与能源工程学院院长李俊奇说。
  
  “从雨水排出系统或雨水的构建作为切入点,从单一目标向多目标系统模式转变,从原来的水泥城市向弹性城市过渡,道法自然,生态优先。”李俊奇说。在快速城市化下日渐“坚硬”的中国城市,其解决之道在于城市发展理念的根本性转变。
  
  “不能因为这次水淹了,就说海绵城市试点失败了”
  
  类似的观点同样源自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院长俞孔坚。在他看来,目前对海绵城市的理解,还有待于拓展,必须从流域、区域的角度,来认识海绵城市。“‘海绵’的概念远远比‘低影响开发’所涵盖的范围要大,要真正解决城市内涝问题,海绵城市的建设应该从源头开始解决。必须从国土区域系统地考虑海绵城市的建设问题,应该在更大范围内跟水利、农业等整体的系统治理结合在一起,而不应该只局限在城区的范围来解决。”
  
  “海绵城市并不是一天就建成的,海绵城市可能需要5年、10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解决。我们也不能因为这次水淹了,就说海绵城市的试点失败了。这些海绵城市试点,都有一定的示范作用。但是,这个示范意义大多是局部性的。生态水利和国土海绵系统建设是根本出路。”俞孔坚说。
  
  任何一个城市,或依山,或傍水,或兼得山水为其整体环境的依托。在众多试点城市中,因清澈的海水而得名的三亚却没有发生内涝,这也是俞孔坚近几年来投入大量精力,推广海绵城市和帮助设计建设的试点城市之一。三亚是中国过去30年轰轰烈烈城镇化的一个精彩缩影。曾几何时,作为改革开放和国际化的标本性城市,在全国普遍存在的城市病和城市建设误区,在三亚都有体现。而让三亚发生根本改变的是“城市双修”工作。
  
  三亚的“城市双修”战略始于2015年4月。6月10日,住建部下发文件,原则同意将三亚列为“双城”“双修”综合试点。三亚由此成为全国城市修补、生态修复试点市和目前唯一同时获得海绵城市和综合管廊建设综合试点的地级市。“三亚的‘城市双修’工作积极探索城市内涵式发展之路,将为国内其他城市转型发展提供可借鉴的经验。”俞孔坚对三亚模式给予了肯定。
  
  难以一蹴而就
  
  此外,在众多业内人士看来,极端天气是造成今年城市内涝增多的直接原因。受超强厄尔尼诺现象影响,2016年我国异常天气数量增多。入汛以来,南方发生20多次强降雨过程,太湖发生流域性特大洪水,长江中下游干流全线超警,部分地区洪涝灾害严重。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戴慎志说,通过海绵城市建设,控制雨水径流、修复水生态、改善水环境、涵养水资源,是破解城市内涝的根本所在。“海绵城市建设不就是专门解决‘城市看海’问题的吗?咋不管用呢?”当内涝来袭,很多人发出了疑问。甚至有媒体总结,30个试点城市中,有19个出现内涝。其中首批16个海绵城市试点中,有超过一半城市出现内涝。
  
  海绵城市真的对内涝发挥不了作用吗?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乡规划中心副主任、海绵城市建设技术指导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邢海峰认为:“海绵城市建设确实能对缓解城市内涝起到很大作用,但它是一个由点、线、面构成的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时间和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因为出现‘城市看海’现象,就对海绵城市建设产生质疑,太过片面。”而同邢海峰持有类似看法的专家并不在少数。
  
  针对海绵城市和防洪排涝之间的关系,谢映霞形象地解释道:“人们对海绵有直观认识,建设海绵城市就是恢复城市的海绵体功能,使其像海绵一样吸水、蓄水,从而起到对降雨削峰、错峰、滞峰的作用,有效缓解内涝。但海绵也有饱和的时候,因此,海绵城市在建设工程设施时是有标准的,应该要求在标准内有效。”
  
  还需地下管廊配套加持
  
  利用海绵城市,虽然能把雨水蓄积,但在雨量过多是仍需要有效的排水通道。为了进一步强化城市的排水能力,业界资深人士周启国指出,综合管廊是海绵城市建设的一个很重要的工程设施,是一种新的建设理念和模式。如果排水用管廊的模式,排水能力就很强大,水流进来就能排走。
  
  此前,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海绵城市要与棚户区、危房改造和老旧小区更新相结合,并和地下管廊建设结合起来,要在城市新区、各类园区、成片开发区全面推进海绵城市建设,在基础设施规划、施工、竣工等环节都要突出相关要求。增强建筑小区、公园绿地、道路绿化带等的雨水消纳功能,在非机动车道、人行道等扩大使用透水铺装。
  
  尽管申报的项目较多,但包括珠海、昆明等地实施的地下管廊项目主要在新建城区配合新建道路实施,而老城区如何实施地下管廊仍是需要突破的课题。周启国也分析,综合管廊如果在城市建设一开始或者在新城区建设之初就规划进去,水当然能大限度地自流,也能节省投资和管理费,不过现在很多是老城区,在这些地方推动起来难度较大。
  
  2015年,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扩大公共产品供给,提高城镇化质量。从全国来看,地下管廊已经开启了一个万亿级的市场。仅在2015年城市地下综合管廊试点城市评审工作中,共有142个城市申报建设地下综合管廊工程,总投资8907亿元,已经吸引了众多企业加入。
  
  2016年5月,国务院总理考察湖北武汉CBD地下综合管廊施工现场时曾说,我们的城市地上空间高楼林立,发展势头很好,但在地下空间利用的深度和广度上,与发达国家还有较大的差距。地下空间不仅是城市的“里子”,更是巨大潜在资源。要积极探索PPP模式,吸引更多社会资本参与地下管廊建设。这是城市品质提升的重要举措,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声明:本文部分图片收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电话咨询
产品中心
工程案例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