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六成水质遭受污染侵袭 “地下生态”面临大考

逾六成水质遭受污染侵袭 “地下生态”面临大考

2019-12-02 15:28:43 qkep


地下水虽属可再生资源,但地下水更新和自净非常缓慢,一旦被污染,所造成的环境与生态破坏,往往长时间难以逆转。

  
  逾六成水质遭受污染侵袭 “地下生态”面临大考
  
  地下水:逾六成水质较差极差
  
  好的少,差的多,地下水质总体形势没有变。


全康环保  


  《2014中国国土资源公报》显示,2014全年,在全国有连续监测数据的水质监测点中,地下水水质综合变化趋势以稳定为主,呈变好趋势和变差趋势的监测点比例相当。这意味着,在全国监测点中,水质呈较差级、极差级仍然超过60%。
  
  2014年,全国202个地级市开展地下水水质监测,监测点总数4896个,其中1000个。依据《地下水质量标准》,综合评价结果为水质呈优良级的监测点占10.8%;水质呈良好级的占25.9%;水质呈较好级的占1.8%;水质呈较差级的占45.4%;水质呈极差级的占16.1%。与上年度比较,有连续监测数据的水质监测点总数4501个,分布在195个城市,水质综合变化呈稳定趋势的监测点有2941个,占65.3%;呈变好趋势的有751个,占16.7%;呈变差趋势的有809个,占18.0%。
  
  此外,由水利部、国土资源部申报的《国家地下水监测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获得批复,国家地下水监测工程正式进入实施阶段。国土资源部将建设10103个地下水监测站点,其中新建监测站点7235个,改建2868个;配套地下水信息自动采集传输一体化设备10103套。地下水监测工程将在未来三年内建成,实现对全国地下水动态有效监控。
  
  “扭曲的义利观”是重要动因
  
  河北沧县小朱庄村村民朱建勇,看到从地下抽上来的水散发着异味,并呈铁红色,惊慌莫名。村里一家养殖场的主人称,数百只鸡因饮用这样的水相继死亡。监测显示,村子附近的建新化工厂不仅向河流排污,还向周边沟渠倾倒废渣。这个发生在2013年4月的生态事件,虽已过去两年多,但村民至今想来,仍心有余悸。
  
  “过去我们沧州挖几米深就能得到地下水,而现在一些地方要深入地下几百米才能抽到水,有时即使抽到也是污染水。”当地一位基层干部说。
  
  只顾眼前利益、注重一己之私——“扭曲的义利观”是造成耗水过度、水质污染的重要社会心理动因。
  
  盲目拉高速度、片面追求GDP——“被污染的政绩观和发展观”是危害水安全的重要现实“推手”。
  
  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兼总工王金南说:“在水环境形势极其严峻的海河流域,各地都在发展钢铁、煤炭、化工、建材、电力、造纸等高耗能、高污染产业,只顾发展,不管环境。”
  
  水污染加剧多半是人为因素造成的,正是由于人们向大自然无度索取,使得本已稀缺和变脏的水,变得更稀缺、更脏。根据《全国水资源综合规划》,在全国主要江河湖库划定的6834个水功能区中,有33%的水功能区化学需氧量或氨氮现状污染物入河量超过其纳污能力,且为其纳污能力的4-5倍,部分河流(段)甚至高达13倍。
  
  到2020年地下水超采得到严格控制
  
  至此,国务院近日印发《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计划》就水污染防治工作目标指出,到2020年,饮用水安全保障水平持续提升,地下水超采得到严格控制。
  
  当前,我国地表水及地下水复合污染事件频发,华北平原渗井渗坑污染、辽宁阜新“绿茶水”等事件的主要原因是,受污染的地表水影响了地下水;广西龙江镉污染、重庆千丈岩水库污染等事件的主要原因是,受污染的地下水影响了地表水。针对这些新情况,《水十条》创新思路,要求系统考虑地表水和地下水污染防治工作,打破“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的困局。
  
  地表水与地下水是水文循环的重要环节,两者相互影响。受水文地质条件、土壤岩石结构等影响,地表水与地下水相互作用和转化,当满足水动力过程及水力梯度条件,地表水可通过河床渗漏、侧渗补给浅层地下水,并可以越流补给深层地下水,污染物也会同时进入地下水。反之,在特定条件下,地下水也可以补给地表水。
  
  国际经验表明,地表水与地下水污染协同控制科学有效。美国《清洁水法》要求同步改善地表水、地下水水质状况,五大湖区要求每年同步提交湖泊及地下水水质监测结果。欧盟充分考虑地表水和地下水污染协同控制,在《水框架指令》统一部署下,分别制定了地表水、地下水指令,要求避免彼此间的负面影响。经过治理,美欧部分地表水和地下水环境质量状况已得到改善。
  
  业内人士指出,我国地表水与地下水协同控制需重点开展工作:一是完善水环境监测网络,同步监控地表地下水污染状况,统筹环保、国土、水利等部门的地表水、地下水监测断面(井),提升环境监测和风险防控能力。二是加强饮用水水源保护,特别是傍河地下水开采,控制地表水污染物向地下的运移。三是在岩溶地区、京津冀等区域进行示范,研究地表水和地下水的相互转化及影响,并试点开展修复。
  
  【说道】地下水监测亟待加快步伐
  
  在我国各地区大力推进统筹城乡建设发展过程中,“地下工程”越来越多,“地下工程”的建设也越来越复杂,如何科学规划、合理布局,既顺应经济社会发展,又不破坏地下生态环境,是我们面临的新课题。业内认为,地下水质是不可忽视的大问题,地下水质问题直接影响居民的生活质量。的地下水不仅能够体现的生态环境,同时也是地方生态文明建设的有力见证。反之,被重金属等严重污染的地下水质虽然一时不被人们发现,但是这样的低劣水质不利益居民长期的生产生活,同样也反应了相关部门治理“地表”不治“地底”,管“天”不管“地”的治理思路。
  
  从此次公布的公报中还可以到这这样一组数据,与上年度比较,有连续监测数据的水质监测点总数为4501个,分布在195个城市,水质有提升的监测点位有751个,占16.7%,变差的监测点有809个,占18.0%,报告以“综合变化趋势以稳定为主”说明“有进步”,因为“呈变好趋势和变差趋势的监测点比例相当”。然而,为何还有809个监测的水质有变差的现象?换做是地面生态环境治理,就有809个地区的生态环境在持续恶化,这样必定会对相关部门问责,但是因为是地下水,因此就不再追责。然而这恰恰是我们生态环境治理的漏洞,管“天”不管“地”的治理思路和治理考核机制的缺失直接考验我国各地区的“地下生态”治理能力。
  
  众所周知,生态文明建设是一个系统而全面的工程,凡是影响长远发展的自然环境,都应当是我们各地区治理的重中之重,没有地下的生态,就没有系统的生态,没有的地下水,就没有我们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本文资料来源:人民网、新华网、长江时评、中国新闻网)



电话咨询
产品中心
工程案例
QQ客服